2015年1月19日星期一

我参加的一次德式诗歌朗诵大赛

在台湾饭店等红烧牛肉面的时候,米大哥告诉我去年十月二十九伊利阿斯过生日,舍友们一起送了他好几张英语剧院的票,时间就在第二天晚上。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是个读诗会。本来以为是白云巷咖啡厅于坚那种枯燥晦涩不知所云听完滚粗的样子,心想管他呢忍忍就过了,当练听力,就答应了。

由于是八点开始,九点怎么也不会完,就打电话(0228 97272797)去德国邮政巴士(ADAC PostBus)问,能不能换时间,得到的答复是手续费十一欧,比我的票还贵呢!算了上网看看,新买一张明晚十一点的才六块九,我靠那么便宜果断拿下!

快进到第二天晚上七点四十五,我跟米大哥先到了英语剧院门口。抽完烟,米大哥去剧院门口的图书漂流柜选书,一本两本,我觉得他好爱读书啊,三本四本,我开始有点儿惊讶,最后米大哥外套的两个口袋里装了七本书……跪拜!

实在太冷了,进了门,没等两分钟伊利阿斯、丽萨还有米大哥的女朋友茱莉亚都来了。寿星拿出彩色信封,已经开好,一个给了一封,打开里面是打印的票。到门口扫了扫码,我们就进场了,跟着他们就坐到了头一排。

一开始上来个帅哥主持人,挺年轻,气氛也不是那么严肃,感觉挺好。穿件横宽纹毛衣,配红灯草绒裤,他讲那是他十五岁时的裤子,原来比现在胖,但裤裆那儿成型的凸起见证了他的青春岁月,下面观众都笑岔气了。然后今天六组读诗选手,他们的名字就在他手里的纸片上,往天上一丢,按他捡起的顺序入场,我靠真随意啊。他朝幕后问了问,都听到自己的顺序了吗?选手答应了。

接下来他说要请一位观众帮他忙,场下有点儿静,咋办呢?我出场了,双手示意主持人我旁边的丽萨和伊利阿斯,由于咱是老外,他马上看到了。就采访了下我们,可他没搞清楚状况,认为是我过生日,他们为我庆祝。主持人问伊利阿斯我今天几岁,这可难倒了阿斯,全剧场人都笑趴下了,主持人问他,你帮人庆祝生日,居然不知道人家几岁……不过大家玩儿得都挺开心,阿斯帮主持人给场下四个随机举手的观众发了评分板,每次听完诗现场打分。

接着又采访了我,配合他逗逗大家,我说我学了三四年德语了,不过还在念A1,德语太难了!主持人帮我解围,说德语老师不知道我来参加这种活动,不然直接就给我升B2了。另外,还给了我一票,说让我也给参赛选手打分,1分代表不会说德语,10分最好。哎哟喂我可万万没有想到,高兴坏了。

首先,友情出演的吉他乐手帮我们献唱一曲,听完了歌大家进入了状态。

一号选手上台,一本正经得念诗,结果念到公交车这个词(德语Bus,发音如不死)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要动次打次得来一段节奏口技,就好像周杰伦(过过过过,过过过过)一样。在我印象里大学那种“啊啊啊我的母亲”、“啊啊啊我的祖国”的诗朗诵,变成了劲爆的饶舌Bbox,真是动感地带啊!很是新鲜,咱给了他八分。一致好评。

接下来二号登场,这好家伙,棒球帽歪戴,嘻哈低腰牛仔裤,后面内裤也留了四分之三供观众瞻仰,跟我那个汉堡DJ同屋真是同道中人。他上来就说现在大家都事先准备好诗歌,没有即兴创作的feel了,他先来十分钟头脑风暴满嘴蹦词热热身,再请观众随机给词即兴作诗。真是大放厥辞的真人版,让我好不期待。选手蹲下指向第一排,转头看米大哥,他俩咋对视了呢?莫非这位选手发现了真爱?再看米大哥身边的白发老爷爷,早已被烦到闭目挣扎。可惜咱德语水平不够,听起来好像只是大便(德语Scheiße)比较多罢了。这是诗歌朗诵大赛好不好,居然骂脏话,真是把我激怒了,想打零分,不忍心,最后还是给了他六分。有一个给了十分,有个给了三分,有意思。

经过前面这一折腾,我都快有点儿不耐烦了。没想到紧接着来了个美女双人组,你一句我一句,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没事儿还拍拍屁股挺挺胸。嘿,她们咋知道咱好这口?看大家给得都挺高,我也打了九分。

欢乐时光总是过得飞快,一眨眼就中场休息了,我们出门透了透气,丽莎她们抽了根烟接着来看下半场。

一样是爆炸头的吉他弹唱开场,鼓完掌主持人请上了位嘉宾。咦,原来是坐在米大哥旁的白发老爷爷是位来自苏格兰的诗人,他用英语念两首诗给大家听听。第一首是他青年时代关关雎鸠的内心独白,第二首是被老婆烦的熟男心经,先后对比,真是把他人生的喜乐哀愁道了个痛快。可惜不打分,不然脚趾头我也举起来。

天啊后三位表现平平,我居然只记得个青春期抱怨生活的青涩小姑娘。打完分十点多了,丽莎提醒我去赶车,我拎着包起身离开。主持人问我咋要走了,我说去赶明天的德语课,米大哥他们也帮我解释,我这才发现,满满一场观众没有一个提前离开的。主持人听懂了,就请大家给我这个参与德语诗歌朗诵的老外鼓掌,祝我学有所成。心里高高兴兴,回科隆啦:)

再次重申一下一月份绝对是德国的巴士旅游淡季啊!坐上车发现整个车上就四人,两个司机,中途换了驾驶,另外一个乘客和我,简直是包车的节奏啊。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