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8日星期日

周末流水账

来科隆半年了,也终于在德国过了一次冬。我这个老昆明总算是被冷成狗了,边旺旺边刷朋友圈,好嘛!昆明下了都不知道几场雪了,这科隆还在下雨,囧。

上周法兰克福的米夏埃耳大哥刚好打电话给我,说他搬了新家,叫我周末去找他玩。不知不觉又过一天,明天好像周休二日,两天时间,不长不短,电视上说还会下雨。那好,去法兰晒太阳!于是乎就上网查了查德国邮政公司的巴士(ADAC PostBus),早上九点从科隆Lanxess Arena走,中午十二点到法兰克福火车站,九块一张票,很便宜。回来的时间是下午九点,差不多十一点到,也是九块钱。两个月前一趟单程就花了二十块!圣诞节后还真是德国的旅游淡季。

上次丽萨说回法兰克福就给他们带科隆啤酒,晚上买了八瓶不同牌子的(早安牌Früh Kölsch,木叉牌Gaffel Kölsch,稻香村牌Reissdorf Kölsch,水车牌Mühlen Kölsch等等)准备好,整整一书包。然后开开心心躺倒期待第二天,可没想到室友故事大副又开始深夜摇滚,直到五点才消停,结果华丽丽滴睡过了车,只好花二十大洋去坐另一家大巴(Flix),下午五点才到法兰克福。米大哥表示蛋疼,懒得再来接我一次,地址甩给我。一谷歌地图,我靠,这哥们儿就住在法兰克福火车站对面,中国餐厅小白菜饭店(Pak Choi)楼上啊!不就是带他们吃过一次水煮鱼嘛,看来真是把中餐厅当食堂了。

搭上黑白电影里的老电梯,推开电梯门,进屋放下啤酒包。认识了他的新室友霍曼跟索菲亚,一人给了瓶稻香村,然后肚子又叫了。暖气开太大,嗓子干,米大哥就陪我去台湾饭店吃了红烧牛肉面,安逸啊!之后散步去河对岸的电影博物馆看法国电影《两天一夜》(Deux jours, une nuit)。好久没有看电影看到想睡觉了,这不,碰上一个。讲法国经济不好,有间工厂干完了一个项目,一人要发一千欧结项奖金,老板钱不多,怎么办呢?就裁个员,女主角就是中奖的那个。但人家西方民主自由好啊,你们员工自己投票决定,到底是一人领一千欧,还是不领钱让女主留下来继续上班。接着就看她如何说服各个同事,看她怎么神经质、怎么可怜、怎么不管孩子吃药自杀的事。我想啊,外国人还是人少,这么点儿竞争就让他们能拍电影,感动到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看看中国,随便找个事儿都比这悲惨壮烈一万倍,我很震惊我这个乡村小学教师居然都麻木了,咱们共和国倒是勃起了,可人民还没地儿搭上层建筑呢。

出了电影院走在梧桐道上,冷风刺骨大雾漫天,这feel还是挺德国的。我跟米大哥讲,这片子我最不能接受的一点是,女主身为妈妈,居然孩子都不管了,自己吃药自杀!你们也太自我了,家庭观念太差。想想我妈,她宁可自己不吃不喝都不会让我渴着饿着,还是东方的妈妈最伟大。米大哥讲,他们这儿五十年前也一样,时代变了,我觉得风更冷了。

外面冷归冷,进了屋米大哥讲他把铺盖换一下,让我睡他床,他回好人街跟女友一起睡去,给我感动得稀里哗啦。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