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3日星期二

比黑龙江还要北啊?!

上回讲到昨天坐大巴来Härnösand(音:汉那丧,谷歌地图译为海讷桑德 )Resecentrum(火车站前月台)。已经坐了四个小时,还没到,我这个云南来的山里人都要吐了!但是想想中午那么贵的一顿,吐了舍不得,心里默念了几十遍,总算是忍住了,好划算啊!渐渐黑漆漆的车窗外开始有了路灯、有了房屋的轮廓,家家窗子里头都放着烛台灯,我觉得差不多是进城了。一停车,故事大副回头给了我个小眼神,我就跟他跳下了车,咋个要跳来?地上是雪啊!给我兴奋得!走过围栏,居然看到他爹,原来是开车接我们来了。跟着走了五十米路,他爹把后备箱打开,我们把行李放进去,挤进车,没想到我开始狂抖。这种抖真的是从未有过的,那酸爽!汪涵都不懂。车上他爹问我有没有带秋裤(Long Jones),我当时不懂那是啥,只想催他快回家,连声回答说有有有。他爹发现我冷了,把车上空调开热,算是慢慢缓解了一些,我的牙齿都在打颤。来到他家,不仅见到故事大副的妈妈和唯一让大副牵挂的狗狗,还发现他有大姐大哥。我连忙淌汗,圣诞礼物才带了三样!怎么办?先不想它,大家坐客厅喝喝茶、吃吃面包客套了一下,讲了讲我的前世今生,姐姐哥哥两个听烦了就出了门。我以为今晚就酱紫,终于可以到床上壮烈牺牲一下了。可大副跟我讲,走,我们去见黑卡(Richard),寄人篱下嘛,脸不能黑,走就走,咱还可以减减肥。出门前他爸拿了件他的大羽绒夹克给力我,外加一条羊毛围巾,还问我有没有手套帽子,我说有了,他才放心了。看看我,觉得裹扎实了,我也觉得成了个球样,就让我们出去了。跟着故事大副一路吹着散牛,一路走在岸边雪地。这海风吹得,脸跟腿都崩溃了,缩缩头,把脸埋进羽绒服,腿是没办法了,谁叫你昨晚在Tchibo店不买秋裤,犹豫嘛!省钱嘛!活该!走了三四里地,差不多到了小岛的西北边。路灯没了,星空更清晰了,突然他大喊快看!北极光!北极光就北极光嘛,有撒子鸟不起得?桌面背景都看烦了,抬头再看看眼前的这个,那叫一个模糊加黯淡,就一圈儿绿色儿在星空里飘。我都冷崩溃了,哪儿有那个闲情逸致欣赏啊?可大副是回家乡,他挺高兴。这不,前面岸边,一个小木屋前烧着一团火,原来是黑卡一群人,还认识了发比安(Fabian)跟他的几个朋友。大家喝圣诞可乐(Julmust),吃烤香肠,除了被冷崩溃的腿脚,挺安逸的。当然这些小年轻在一起,不单单只是为了吃烧烤,抽支大麻嗨一嗨也是必备。我跟大副不是室友嘛,早都看烦了,在这边确实不奇怪。踩着雪我们又到了汉那丧的小学和中学逛了逛,没围栏没高墙,学校和社区是结合在一起的。在操场又认识了腹黑的黑客(Fredrik)、用(John)等等,干嘛?还不是抽大麻,妈蛋除了干这个啥都不会了……也不记得是凌晨几点,终于回到大副家,想洗个热水澡,怕吵到他们,就直接睡了。


你看这瑞典的世界地图,把民国放出去就算了,还把大陆分那么多块,真是居心叵测。

没有评论: